男人?女人?谁更需要谁?
发布时间:2020/11/18 11:24:09 浏览数:33

     10年前,我们小心翼翼地讨论着“男人究竟需要几个女人”的问题,而今,我们也能提出“女人究竟需要几个男人”甚而是“女人究竟需不需要男人”这样的疑问。是女人越来越强势,还是这世界原本就是公平的?从以下这对男女的对话中或许可以得到些许线索。

     男人的主义之争

     男人对待女人的态度与对待财富的态度一样,都是多多益善。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对女人与财富的占有就意味着对权力的占有,意味着在有限资源的分配中能够占据上风。但道理归道理,像男人有能力有魄力把这个世界搞得一团糟一样,他们同样把所有事都弄得充满鸡飞狗跳的主义之争,包括像男人究竟需要几个女人这样的问题。 而且这种争吵深深植根于男人自己心中,每一个男人都要在暗地里化身做几个无耻或者高尚之徒,自己与自己的理想、体力做殊死搏斗,直至筋疲力尽。

     比如男人在心理上通常会十分理想主义,恨不得天下美色我尽占之,刘晓庆被捕时说一句话“吃是一个胃,躺是两平方”,在很多男人看来这句话的道理是说男人必须以其他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富有和能力,而对女人的追求就是最好的办法之一,当皇上虽然不是每个人的梦想,但像皇上那样三宫六院又不用操太多心却是很多人的理想。

     不过,在大多数时候,男人通常采取的还是现实主义态度,这一方面是生理承受能力有限,另一方面女人多了对男人心理同样是种折磨。像皇帝早衰这样的事就不用多说了,最现实的问题就是港版唐伯虎遇到的困难,虽然老婆多得可以凑两桌麻将,虽然在理论上多多益善,但从心理上生理上实在吃不消。

     当然也有惊世骇俗者或机会优先者会采取另外一种生活。比如滚石的五个老男人据说与2000个女人有染,而篮球巨星张伯伦一个人号称与两万女子上床。他们都以这种生活为乐,这么做的原因在于,一种可能是超级无耻,另一种则是超人――我们可以称之为革命浪漫主义,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好事,比如韦小宝,智商与体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什么事在他眼中都是小事,都可以一笑置之,但几次愁眉苦脸却是为了他的7个老婆的缘故,这说明超人如韦小宝者在这个形而下的问题上也没有得到形而上的解决,这成了他的痛苦之源。

     男人就是在这三个主义的漩涡之中把自己弄得疯疯癫癫、痛苦不堪,拼命组织各种理论来武装自己的头脑,比如辜鸿铭相信男人与女人之间遵循茶壶与茶杯定理―就是只有多个茶杯配一个茶壶的道理,而不是相反;再比如有西人相信亚当如果不是担心变成残疾人,他可以把身上的肋骨都变成夏娃A、夏娃B直到夏娃N;还有无聊男人从灵长类动物性上寻求突破,用男女体积之比来证明人类应该有轻微一夫多妻制倾向。

     俱往矣,这些理论在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女权主义者看来都已是明日黄花,男人心中纵有千千结,大概也只能情有独钟了。不过男人现在日子过得虽然不如意,但很奇怪的是男人还在遵循着一个几乎同样古老的定律: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反正都是偷不着,走在大街上看美女妖娆而过,虽然不知性感为谁,那就当是为己好了―这可能是现在男人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带有一点儿非分之想的、充满刺激和情调的娱乐活动了。

     女人的另一条鱼

     有些事情气不得,比如你在电视广告里看到舒淇,左拥右抱两个帅哥,努着嘴唇说:”我要多一些的宠爱”,如果没记错,那个广告的内容就是”我要、我要、我还要……”舒淇是美女,星目微张的美女要什么都理所当然。不过最后很让人泄气,她要来要去铺垫了半天,竟为了一个洗发水,一种随用随买随换的日常消费品而已。把帅哥和洗发水相提并论,要么就是洗发水太重要了,要么就是帅哥太不重要了。

     或者,根本就是把男人当日常用品。单身女人大把大把,年龄越大感情问题越多,说起来一脸的很受伤,热情所剩无几,还要时刻提防被花心男人骗了去,青春年少时损失点儿感情还可说是轻率无知,现在就要被怀疑智商了。把男人当日用品是一种比较稳妥的态度,至少不用动感情。

     一个极能干的女同事,同时做一份正职,两份兼职;结了两次婚,又离了两次婚。第一个男人很英俊,后来径自走了;第二个男人她看不上,硬给赶走了。现在一提男人就摇头:”除了生病时跑跑腿儿,女人根本不需要男人。又不用他养,自己爱自己就够了,男人什么用都没有。” 想起一句好玩的话,20世纪70年代柏林的女权运动高潮中,女权主义者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口号,叫:一个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一条鱼不需要自行车一样。

     现在看,鱼暂时还不需要自行车,但女人肯定需要男人。不信你看玉婆伊丽莎白?泰勒,大半生都在忙同8个男人恋爱结婚离婚的事,还抽空拍电影,多享受;还有大嘴美女茱丽娅?罗伯茨,一双美目就是看不准男人,闹过几次恋爱,当过落跑新娘,但现在还是排除万难结成了婚,不惜出200万美元为原本身为有妇之夫的爱郎赎回自由身。她会就此停步吗?那个年薪不到5万美元的穷小子凭什么啊?没人知道她要路过几个男人才能找到Mr. Right,至少眼下两个人还热络着,虽然连她母亲也不看好这个婚姻。

     前几天公司也爆出新闻,一个女同事正在和一个法国人频频约会,怪不得每次见她都眉目含情,穿带流苏或露出大片背部的裙子,作浪漫和风情万种状。 独角戏也能唱,不过辛苦点儿,寥落点儿,惆怅的内心念白多些,想精彩也难,即使养条狗,不过也始终是道具,代替不了男人,不能演对手戏。若是对手太多也难招架,“人人都爱我”是女人的初级虚荣,谁甘心做博爱男人的若干女友之一?如果连宠爱都危机四伏,连撒娇都要小心别的女人的白眼,还有什么意思。 “那个出色的男人爱死我了”,这才是女人最大的虚荣。女人喜欢把爱情弄得简单,就是在一个男人身上寄托至高无上的理想。“如果不能和心爱的人一起,我就会觉得自己像一个乞丐”,尽管詹妮弗?安尼斯顿这么说,但她的万人迷老公布莱德?彼特还是时常放心不下,生怕自己温暖的怀抱留不住娇妻。一对璧人,狂完美,真是给了美国人一个他们需要的童话。

     爱是好东西,当然要多一些,再多一些,舒淇有舒淇的好,说真心话,口没遮拦,有点儿无耻的天真,比假正经的女人可爱。旧事里有爱情,也有男人的影子,谁伤过你的心?灰飞烟灭也就罢了,如果尚有余痛,你能记起的,还是那个男人。其他的,消散无踪,不是薄情,而是当初就不够用心。

     如果女人是鱼,男人则可能是另一种鱼,而不大可能是自行车。女人需要男人就像一条鱼需要另一条鱼。女人一生能碰到一个这样的男人,就是幸运,不过得当心眼角的鱼尾纹出现得早,她说都怪他,惹她每天总是笑。老了老了还扮接吻鱼,嫉妒啊。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