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无能推定综合症”
发布时间:2022/8/8 11:07:00 浏览数:45

人们往往会低估他人工作的难度。对此,美国威克森林大学橄榄球队教练Mills颇有感触地说,大学橄榄球迷常常如此:“他高坐在看台第40排座位上,怎么也想不通,对方那个17岁的小子只不过是从40码外带球冲过来,本队那个17岁的小子怎么就没有撞到他?于是他气冲冲地离开球场来到停车场,却连自己的汽车都找不到。”

我把这种可笑的现象戏称为“无能推定综合症”。然而,一项新研究却发现,我们之所以会认为他人的工作比自己的简单,奥秘或许在于人体神经系统的机能。

伦敦大学学院神经学研究所的专家进行了一项实验。他们雇了一名演员,拍摄他举起重量不一的小黑盒的动作。小黑盒的重量从50-850克不等――对于不知道公制单位为何物的美国人需要解释一下,这相当于1.76盎司到1.87磅。而后,12名实验对象做举起小黑盒的同样动作,同时观看演员的动作录像,猜他举起的重量。科学家发现了一个极有趣的现象:例如实验对象举起750克的盒子,即那些盒了中较重的一个,那么他们对录像中演员所举盒子重量的猜测,会明显少于实际重量,平均相差61克。

今年3月23日出版的《当代生物学》期刊上介绍了这项实验。文章指出,实验对象做出那样的错误判断是必然的,原因就在于人类大脑的工作方式。他们写道,如果你只是观看他人的动作,“观察者的运动神经系统就会模拟他人的行为,而这有助于观察者理解对方的运动、意图和目的。”然而,如果你自己也运动起来,运动神经系统就会发生阻塞,“做动作可能会干扰或影响神经系统对所观察动作的处理”。因此,如果你在生产线上挥汗如雨,或者在工厂里终日把一些小黑盒举上举下,那么就可以很有把握地说,你会认为面前那个做同样工作的家伙在偷懒。

这个新发现告诉人们,工作的人常常吃力不讨好。不过,即便如此,你恐怕也想不通,今年3月的加州亚里索维耶荷市,做着市议员工作的那些人头脑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当时他们打算进行表决,以决定是否禁止在全市性活动中使用泡沫塑料杯,因为它的制造过程中使用了危险化合物一氧化二氢(DHMO)。自然,所谓DHMO其实就是水,这不过是利用简单的化学常识,搞个恶作剧罢了。

不过,列位市议员大人可是如临大敌,因为幽默网站www.dhmo.org列举了DHMO的若干危害,并披露,生产聚苯乙烯泡沫塑料需要使用此物质。该网站对如下危险提出了警告:“意外吸入DHMO会置人于死地,即使少量吸入也难以幸免”;“在固态DHMO存在的环境中暴露时间过长会导致严重的组织损伤”;再有,DHMO“是酸雨的主要构成要素之一”。说白了,其实上面三句话指的分别是溺死、冻伤和雨水的一部分。

该网站还声称:“曾获殊荣的美国科学家Zohner的研究发现,大约有86%的人支持禁用DHMO。”实际上,那是在1997年,Zohner才14岁,在爱达荷州读中学,他进行了一项关于DHMO问题的调查,以此赢得了一次科学大会的最高奖。在调查中,Zohner像该网站那样列举了DHMO的潜在危害,调查人们对禁止这种化合物的态度,在接受调查的50个人中,有43人支持禁止DHMO。

亚里索维耶荷市的闹剧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批评,一些人把矛头对准环保主义者,指责他们制造了一种“天要塌下来”的心态,使之弥漫在伟大美国的国民之中。但在我看来,Zohner的调查对象和那些市议员如此容易受骗,说明科学教育亟待加强。这样,我们或许可以减少对某些人(如橄榄球四分卫和全球气候研究者)的工作的误解

人们往往会低估他人工作的难度。对此,美国威克森林大学橄榄球队教练Mills颇有感触地说,大学橄榄球迷常常如此:“他高坐在看台第40排座位上,怎么也想不通,对方那个17岁的小子只不过是从40码外带球冲过来,本队那个17岁的小子怎么就没有撞到他?于是他气冲冲地离开球场来到停车场,却连自己的汽车都找不到。”

我把这种可笑的现象戏称为“无能推定综合症”。然而,一项新研究却发现,我们之所以会认为他人的工作比自己的简单,奥秘或许在于人体神经系统的机能。

伦敦大学学院神经学研究所的专家进行了一项实验。他们雇了一名演员,拍摄他举起重量不一的小黑盒的动作。小黑盒的重量从50-850克不等――对于不知道公制单位为何物的美国人需要解释一下,这相当于1.76盎司到1.87磅。而后,12名实验对象做举起小黑盒的同样动作,同时观看演员的动作录像,猜他举起的重量。科学家发现了一个极有趣的现象:例如实验对象举起750克的盒子,即那些盒了中较重的一个,那么他们对录像中演员所举盒子重量的猜测,会明显少于实际重量,平均相差61克。

今年3月23日出版的《当代生物学》期刊上介绍了这项实验。文章指出,实验对象做出那样的错误判断是必然的,原因就在于人类大脑的工作方式。他们写道,如果你只是观看他人的动作,“观察者的运动神经系统就会模拟他人的行为,而这有助于观察者理解对方的运动、意图和目的。”然而,如果你自己也运动起来,运动神经系统就会发生阻塞,“做动作可能会干扰或影响神经系统对所观察动作的处理”。因此,如果你在生产线上挥汗如雨,或者在工厂里终日把一些小黑盒举上举下,那么就可以很有把握地说,你会认为面前那个做同样工作的家伙在偷懒。

这个新发现告诉人们,工作的人常常吃力不讨好。不过,即便如此,你恐怕也想不通,今年3月的加州亚里索维耶荷市,做着市议员工作的那些人头脑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当时他们打算进行表决,以决定是否禁止在全市性活动中使用泡沫塑料杯,因为它的制造过程中使用了危险化合物一氧化二氢(DHMO)。自然,所谓DHMO其实就是水,这不过是利用简单的化学常识,搞个恶作剧罢了。

不过,列位市议员大人可是如临大敌,因为幽默网站www.dhmo.org列举了DHMO的若干危害,并披露,生产聚苯乙烯泡沫塑料需要使用此物质。该网站对如下危险提出了警告:“意外吸入DHMO会置人于死地,即使少量吸入也难以幸免”;“在固态DHMO存在的环境中暴露时间过长会导致严重的组织损伤”;再有,DHMO“是酸雨的主要构成要素之一”。说白了,其实上面三句话指的分别是溺死、冻伤和雨水的一部分。

该网站还声称:“曾获殊荣的美国科学家Zohner的研究发现,大约有86%的人支持禁用DHMO。”实际上,那是在1997年,Zohner才14岁,在爱达荷州读中学,他进行了一项关于DHMO问题的调查,以此赢得了一次科学大会的最高奖。在调查中,Zohner像该网站那样列举了DHMO的潜在危害,调查人们对禁止这种化合物的态度,在接受调查的50个人中,有43人支持禁止DHMO。

亚里索维耶荷市的闹剧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批评,一些人把矛头对准环保主义者,指责他们制造了一种“天要塌下来”的心态,使之弥漫在伟大美国的国民之中。但在我看来,Zohner的调查对象和那些市议员如此容易受骗,说明科学教育亟待加强。这样,我们或许可以减少对某些人(如橄榄球四分卫和全球气候研究者)的工作的误解。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