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的脸皮厚
发布时间:2019/10/9 11:23:39 浏览数:22

  大二开学不久,我突然臭美起来,有事没事总爱对着镜子照。同宿舍的“小不点”见我整天喜滋滋地,说我“情窦初开”,我一听顿时挽起袖子就要扁他。这什么话,我堂堂一米七几的汉子,三天不刮脸呼啦就长一脸的胡子,内分泌这么旺盛,明显就是一个标准的成熟男人,居然用“情窦初开”来修饰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丫欠扁。

     不过“小不点”的说法不是没有根据,我的确喜欢上了一个女孩,现在我正在酝酿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表白。要说这女生,长得那是没法比,说她沉鱼又落雁是一点不为过,当然这样的狠角色眼光自然高,不使出杀手锏是制服不了的,所以这第一印象十分重要,争取一现身就让她缴械投降。

     这天我穿着裤衩正坐在床边专心致志地挤脸上的一个痘,“小不点”站在窗台边一边刷牙一边哼歌。正当他刷得满嘴泡沫时,突然尖叫了起来,原来他发现七十米外的学校交通主干线上,许菲正拖着一个大旅行箱艰难地往女生宿舍走。“小不点”人虽小但反应快,他一把拖出牙刷,然后脖子一伸一口吞掉嘴里的泡沫冲我大喊:“青蛙,快,母牛。”他妈的又欠扁,这小子一激动头就晕,把人当他喜欢的动物喊,但我顾不了那么多,跑去一看果然是许菲,于是随手拿了条短裤往里一跳,飞快朝楼下冲去。

     这时候太阳特别大,许菲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摇着手扇风,热得一身是汗。我一看那个心疼!恨不得立刻变成一棵参天大树给她遮荫。还没跑到她身边我就喊:“许菲,等一下,我来帮你。”许菲一听立刻侧过脸来,像看怪物一样看我,“有病呀。”她脱口而出。我这才猛然想起,这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于是立刻改口道:“对不起,是你的一个同学托我来帮你的。”随即嘻嘻地赔着笑脸。许菲厌恶地瞪了我一眼,接着又瞄了一眼我的短裤,突然骂道:“臭流氓。”我一时不明所以,呆呆站在那里,等我反应过来时许菲拖着行李箱已经走远了。

     首战失利,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正当我闷闷不乐走进宿舍时,一进门就看见“小不点”躺在床上跷着腿打电话,一脸的高兴,这“小不点”整个人就是大脑缺氧型。只听他在电话里嚷道:“喂,青蛙呀,你丫最近哪发财,把哥们都忘了啊?”我一听又是“青蛙”,顿时火了,一把夺下他的手机学他的北京土话骂道:“我看你丫是天生属黄瓜他妈欠拍。”“小不点”一看我脸色不对,知道吹了,于是开始安慰我。

     好半天我才平静下来,就在这时“小不点”突然大笑起来。我顺着他的眼睛低头一看,我的天,刚才太激动了,七分裤的拉链忘拉上了,正大大敞开着。我捶胸顿足,这回脸丢大了,怪不得许菲骂我流氓呢。你想这就好比是一个外表十分成熟的男人穿着开档裤满校园跑,谁见了不骂他是流氓!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闷闷不乐,在学校看见许菲也远远躲开,大家见我整天都无精打采的样子,也替我着急起来。

     这天我班上那个号称“恋爱专家”的女生找到我,见面她就用一副老练的语气对我说:“哎呀,老弟,听说你追一个女生追得好苦,要不要姐姐替你出出主意。”我一听有人帮我出主意连忙点头。“对于爱情这东西嘛,要下狠手,软硬兼施,软磨硬泡,哪怕用上最卑鄙最无耻的手段。”听她这口气,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女生。只见她攥着拳头一副要打架的姿势,然后抽抽眼镜继续说道,“加加油,没什么攻不下来的,全国人民都盼着你的好消息。”我一听那个感动,内分泌当即失调,眼泪鼻涕就下来了,怪吓人的。谁知旁边一个小女生当即笑了起来,她像吹口哨似地对着“恋爱专家”嚷道:“算了吧,干脆把你攻下来得了。”


     虽然“恋爱专家”那些话纯属放屁,但不管怎样得到了鼓励,我立刻打起精神进入战备状态。那几天“小不点“也不再成天嚷嚷了,一门心思帮我出主意。最后大家一致决定还是送花,虽然太老套了,但是几千年一直有人在用,说明也是一种精粹。送花当然只是一种形势,关键还是要对爱情的意志不倒!

     送花那天宿舍里所有人都替我壮行,又是揉肩又是捶腿,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去打拳击比赛。一切准备妥当后我出门了,他们“哗”地拉开一条标语:青蛙,向母牛发起进攻吧!我刚想骂,他们又唱起了壮行歌,那声音尖的就像去送葬。

     我捧着一大把玫瑰花朝许菲的宿舍走去,来到宿舍大门,我定了定神托一个女生帮我约许菲。几分钟后许菲下来了,我迅速从一旁跳了出来递上玫瑰花无比温柔地说:“许菲,我爱你。”这一连贯的动作我自以为是做得很有绅士风度,不料许菲接过玫瑰忽地就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他妈的这谁也太缺德了,宿舍门口放那么大只垃圾桶,好家伙一口气全给吞了。

     许菲扔花的动作比我的更优雅,仍不失为美的一种,看来给她送花的男生太多,都扔成习惯了,扔完后许菲径直朝校处走去。我正伤心着,突然想起“恋爱专家”的一席话,对,坚持不懈。我左看右看没人一头扎进垃圾筒把玫瑰花捡了出来,理了理花枝就跟了出去。

     出了校门后,因为害怕被发现是刚才那束花我从另一个方向向许菲跑去。跑到许菲身旁时我用企求的声音说:“许菲,答应我吧,我真的挺喜欢你的!”许菲停下脚仍然接过玫瑰花,只是不像上次那样仍掉,而是一甩手把玫瑰打得粉碎。这姑娘大概从小吃辣椒长大的,两只眼睛能放出火来。“凭什么要答应你。”许菲斜着眼说。“就凭我喜欢你。”我没皮没脸地说道。“就你那样?这大街上随便找个乞丐也比你强。”还没等我开口,许菲一 转身走进电影院去了。

     我一个人在电影院外急得团团转,这可如何是好,但转念一想听许菲的口气好像对我并不感冒。这也难怪,我虽说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也风度翩翩,哪有女孩见了不动心的,要不早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了。

     这样一想我的腰板直了许多,立刻跑到花卉市场又买了一大束玫瑰花站在电影院外等许菲。这天的太阳真够火的,我热得浑身是汗。下午四点,电影散场后,许菲从大门出来一看我手里捧着玫瑰满身是汗的站在那里,大吃一惊,正待我要上前,许菲使劲一跺脚噜着嘴气呼呼地走了。我一时没了主意,只能在后面紧紧跟着。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看见“小不点”捧着一束玫瑰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再一看其他几位室友也捧着玫瑰花来了,我大喜过望,救兵到了。胜利会师后我们用玫瑰花把许菲围在了中间,“你们这是干什么?抢劫啊。”许菲没好气的说。“许菲,你就答应青蛙吧。”“小不点”立刻凑了上去,但话还没说完许菲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他的绰号叫青蛙?不过挺像的,呆头呆脑的。”许菲一笑就说明有戏,我的眼泪哗地就一眼眶,激动啊,内分泌又差点失调。“青蛙他人特好,这样的人现在太难找了。”“小不点”诚恳地说道。他妈的,这小子终于说了句人话了。“是吗?我怎么没发现,倒是脸皮挺厚。”许菲侧过脸来看我,我立刻很谦虚地说道:“一点点。”许菲又笑了起来,她转了转眼睛:“今晚我想吃新开那家的牛排。”我一听当即心花怒放,鸡啄米似地点头,兴奋得差点休克过去。



     这个月末我已经牵着许菲在校园的湖边散步了,有一天许菲挽着我的手特好奇地问我:“他们怎么给你取个青蛙的绰号。”我一听脱口而出:“这有啥,他们还叫你母牛呢。”话刚说完许菲一把拧住我的耳朵,疼得我直叫。

     后来“小不点”也找到了女朋友,竟然是那个“恋爱专家”!据说“小不点”随手在花园里摘了朵喇叭花就把她搞定了。现在我们宿舍里全都有了女朋友,那生活过得才叫滋润,没课的时候大家就一起出去玩,尽情享受大学生活。那感觉,一个字“爽”,两个字“很爽”,三个字一二三我们一起说:“非常爽!”。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