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女子岳姗姗
发布时间:2021/4/6 11:06:00 浏览数:52

1

   那是一列永远让人感觉寂寞的列车,却是唯一一列可以将我从工作的城市郑州带回家的列车。2150,古老的绿色车皮,陈旧的设施,没有空调和暖气,停靠任何小站。也会在没有站点的中途停许久,等待那种红色或者蓝色快速列车通过后再缓慢前行。

   就是在那列充满寂寞味道的列车上,我遇见姗姗。

   当然,每次都会遇见许多陌生人,姗姗,不过是其中一个同我年岁相近、相貌平凡的女子。有点瘦,眼神有些羞涩。

   是一年前临近春节的一个夜晚,一如既往,我坐那列火车回家过年。卧铺车厢满满当当,她跟在一个个子高高的帅气军官身后,四下张望后,停留在我对面的铺位上。

   放下行李,她和那个年轻军官低声告别。

   话不多,依然听得出是一对情侣。而我留意她,完全是因为她的口音——一种让我在回家过年的途中感觉到无比亲切的口音,那是我出生后听到的第一种口音,来自我的父母,我的外婆。我最亲的人。

   那女子,她是我的同乡。毫无疑问,她来自我父母的家乡。

   她的声音,那一刻,让我在拥挤的寂寞中,心底莫名温暖。

   随后,年轻的军官下了车,她转到车窗处,隔着窗子,同他挥手告别。

   列车启动,她贴在车窗许久,直到列车完全驶出站台,她才依依不舍地转回身来。坐在铺位上,靠着隔板,沉思,沉默。

   直到列车进入城市外的黑暗,车厢里渐渐安静。

   没有暖气的车厢带着些许冷意。她依然沉默地坐在那里,心思停留在渐离渐远的站台。

   我看着她,好半天,我说,他很帅——一直在想怎样开口。偶尔会同陌生人寒暄,路途太过寂寞,而她的口音又那么亲切,在这特别的回家过年的路途中。

   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我是同她打招呼,应一声,噢。脸忽然红了。想了想,又低低地说:是我哥。三个字,换了普通话。

   呵,这个年代,当真有如此羞涩的女子,他们当然是恋人,但自然,我不会追究,不过是为了开口。于是接下来说,刚才听你口音,咱们是老乡呢。

   是吗?你家也是沂南的?换回了家乡口音,有些欢快。

   沂南,一个位于沂蒙山腹地的县区,没错,那是我父母的家。

   每次填写履历表格,在籍贯一栏,我会填上那两个字。

   是啊,我说。不过是老家,我们家现在住在——我说了另外一个小城的名字。

   她已经很喜悦,话多了起来,问我是来出差还是怎么?我告诉她我在刚刚离开的那个城市工作。又问我是否经常回家——她问的,是家乡。

   以前是,我笑笑回答,现在外婆和奶奶都不在了,我又在外地。已经很久不回去了。

   她是热情的,说:还是应该常回去看看的,家乡变化很大。

  她开始跟我说起这些年家乡的旅游,说到了沂蒙八姐妹,红嫂——那些我略知一二的沂蒙往事。

   后来,灯熄后,在微微的黑暗中,我们低下声来继续说话。她终于承认那个帅气的军官是男友,她的高中同学,现在在我工作的城市的某个部队,她是来看他的。

   相隔两地,我说,干脆过来算了。

   她说不,喜欢在家里待着。也在外地读了大学的,毕业后,回到家乡县城的银行上班。她笑笑,就是觉得家里好。

   已经很晚了,我们都没有睡。我不知她是否知道,在这个古老的列车上,我从来都是无法入睡的。所以,她的言语于我而言。是对寂寞的温暖驱逐。

   所以一直小声地同她说着。直到后来,她意识到晚了,暗示我说话影响别人休息。

   我们住了口。后来她睡了,我坐在边座上,看列车停靠的小站外的寂寞灯火,等待天亮。

  2

   列车一如既往地晚点,天亮后,她起来看到我,很亲近地笑。

   我们一起坐了一会儿,说这个车的慢和陈旧。后来,她忽然说,我们交换电话吧?

   我有些意外,在外面的许多年,不管以怎样的方式与陌生人交往,心里都是有所防备的。是习惯的防备。所有的萍水相逢,不会留任何痕迹。其他人,大多也是如此。

   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可是,我不知该怎么拒绝,犹豫了一下,说好啊。

   她便问我号码,拿出手机认真记下,还有我的名字。然后,回拨过来。

   因她认真的注视,我也只好存下她的号。她的名字,岳姗姗。

   她说,以后你要是回家,一定来找我,我带你去转转。

   是很客套的话。我应着,说一定。

   这段旅途已快过去,我听出自己的回应中,已有敷衍的成分。

   我们开始收拾行李。

   列车到站,我直接回家,而她,还要去转大巴回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分开的时候,她对我说:一定记得回来啊!

   我笑笑,其实她不知道,那个家乡,那么多年对我来说根本是陌生的,回去的次数数得过来。我已是异乡人。于是在心里对她说:再见,姗姗。

   我知道这再见,其实是永不再见。

  3

   春节,没想到收到她的祝福短信。并不是那种群发的,上面有我的名字,有说起列车上的相遇,还说到缘分。

   我笑笑,这样平常的邂逅,其实是无须记挂的,我回了短信,只祝她快乐。

   再回去郑州上班,日子回复到习惯的忙碌中,也自然地忘记了她。只是号码存在电话中,并没有刻意删去。

   城市里短暂的春天很快过去,夏日炎热的周末,一个人躲在住处看下载的电影。

   有短信提示,摸过手机来看,是这样的话:我过来了,和他一起,想请你吃顿饭。

   名称显示是岳姗姗。

   我怔了半天,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毫不夸张,足足几分钟后,我才想起她,那个半年前列车上邂逅的同乡女子。

   她竟然那么当真地记得,可是这样相识后的相见,会有什么意义呢?我已是懒惰女子,这些年,早已不想为人情所累。

   所以犹豫片刻,回短信给她:对不起啊姗姗,真不巧,我在外地出差呢,下次吧。

   因为不想见,我撒了谎。

   她又回过来:这样啊,真是不凑巧,下次我来,提前告诉你,真想见你呢。

   我再回,已是明显客套的敷衍:好的。玩得开心。

   她没有再说什么。我把电话丢到一旁,继续在小小的电脑屏幕上看电影。对我来说,这样的谎言是生活的一种习惯。甚至,我已经不再记得她的容颜。是她,对这样的相逢过于认真了。

   我想我同她,此生,除了那次的同行,是不会也无须再有交集的了。

  4

  但人生真是处处巧合。

  半年后,入冬不久,外婆去世十周年,我同家人一起回去给外婆立碑。

   从小,外婆跟在父母身边照顾我,对她,我有极深的感情。

   事情处理完毕,离开舅舅家已是黄昏。没想车子在经过县城快到高速路口时忽然出现故障,只会开车的哥哥修理半天无果。

   天快要黑下来。

   虽是家乡的县城,父母因为离开多年,也已没有联系的相熟的人,舅舅家在几十里外的农村,找他也是无用的。情急之下,我忽然想起她,那个火车上邂逅的同乡女子岳姗姗。
还好,因为懒惰,她的电话我还保留在手机的通讯录中。

   可是拨了几个号,我又停下来,我不知道这样的时候找她是否妥当,更不知即使找到了,结果会如何。因为如果换做是我,我知道找了亦是无用的。这样的相识,她没有必要来承担这一场麻烦,我自己,也是因为怕出门麻烦而拒绝过去见千里迢迢跑到郑州的她。

   拒绝也实在无可厚非。

   可是天已经黑了,又冷,看着坐在车里焦急的父母,我还是把电话拨了过去。

   不曾开口,她立刻叫出我的名字。显然,我的号码,一直驻扎在她的存储中。

   她的声音明朗欢快,甚至有些兴奋。问我怎么想起来打电话给她,是不是回来了……

   简短寒暄两句,我讲出事情原委,口气有些小心翼翼,姗姗,真是很麻烦你,看能否帮我们找个修理工过来,真是麻烦你……

   看你说什么呢。她问清楚地点后,让我们别着急,她现在就去修理厂。

   竟然很快,她开着车带了一个修理工过来,还提了几盒避风塘的奶茶让父母喝了暖一暖。

   她依然穿着那日在火车上穿的那件粉红色的羽绒服,依然有些瘦削,依然是略带羞涩的眼神,同我说话,似乎我们是很亲近的朋友,毫无芥蒂。

   因为心虚,我再度用谎言解释那次她去郑州没有见的原因。

   她说:没什么啊,就是挺遗憾的。她指指自己开的小车,那次,其实是我们订婚,他买了这辆车送我,我告诉他我在郑州有个好朋友,可惜你不在……

   是啊是啊,挺可惜的,你们订婚了啊,祝福你——说那些话的时候,夜色掩盖下,我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烫。

   车子故障并不大,半个小时后修好了。我万分感激,她却坚持要留我们在县城吃晚饭。她说:你们难得回来的。我婉言谢绝,父母也坚持不再麻烦她。

   见我们是真的不留,她便打开后备箱拿出准备好的家乡特产塞给我,她说:你一直在外地,不太容易吃到家乡的东西,一定要带着。她说:回趟家不容易呢。

   我的心,就被一种叫做温暖的感觉噎住了,没有再推拒,我收下了她给的东西。

   回去的路上,给她发了信息:下次和他一起来玩,等你。按发送键,看着显示屏上她的名字:岳姗姗。缓缓流下泪来。

  5

   去年,一部叫做《沂蒙》的连续剧在各个电视台热播,我看到里面那些面容略显瘦削、眼神羞涩却又坚定、生性善良淳朴的沂蒙女子,总会下意识地想起姗姗。

   是的,她是沂蒙女子,是喝着沂河水长大的,她的善良淳朴,是那一方水土养育。这些年,在外面,说起家乡,也常常会有人说,呵,沂蒙女子。但我知道,我这个出生在西北高原,又从来不曾在家乡生活过的沂蒙女子,只是穿着一件“沂蒙”的外衣,却缺少了一个真正的沂蒙女子纯善的本质。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