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赤脚大仙”的春暖花开
发布时间:2016/5/27 9:20:28 浏览数:553

  偶遇赤脚大仙

  春晓的父母都是大学里的老师。高中毕业时,春晓本想考南方的学校,可是临了,还是就近上了这所工学院。

  报名那天,她在校园里闲逛,有个灰头土脸的男生上来问:“同学,请问法律系在哪儿报名?”是浓重的南方口音。春晓半天没说出话来:这人居然没穿鞋子。校园的路是水泥的,八月末的阳光洒上去,也是滚热的。春晓抿了抿嘴,指了指前面的一幢楼。男生转身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春晓,好像猛然想起什么,从身后背包里掏出一双黑色土布鞋穿上。

  “这人,真是个赤脚大仙!”春晓很想试试光脚踩在地上的感觉,于是偷偷脱掉鞋,踩了一下,烫且不说,单是硌了一下都觉得不舒服,这还隔了丝袜呢!

  午饭时,把这事当新闻说给父母听。父亲说:“现在许多贫困生的境况,是你想象不出来的。”“那也不能不穿鞋呀!”在春晓看来,不穿鞋简直太难以想象了。

  第二天,春晓走进教室,居然一眼就看见了“赤脚大仙”。

  他叫韩江秋。听人说他只带了50块钱来学校。他的家在遥远的深山里,据说得走六七个小时山路,才能到有车的地方。

  春晓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个黑黑壮壮的大男生,感觉他仿佛来自天外。韩江秋倒是一点也不畏畏缩缩,很主动地帮同学搬行李,收拾教室,干起活来很麻利。他认出了春晓,憨憨地冲她笑,露出一口白牙。

  他,一直穿着那双黑土布鞋。鞋边上的白布牙子,还是干干净净的。

  烤饼与很硬很硬的茧子

  春晓是班里的生活委员,杂七杂八的账目都要她管。一天,去男生寝室找班长,正好听见一个男生下楼时说:“韩江秋这学可怎么上啊?刚开学就断顿了……”寝室里的灯昏黄如豆,春晓略略想了想,跑到韩江秋的寝室门口敲了门。

  韩江秋与春晓走在校园甬路上,一个劲儿问有什么事。春晓指了指路角卖茶蛋和烤饼的地方说:“我晚上没吃饭,想让你陪我吃点东西!”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

  春晓买了茶蛋与烤饼,拉着韩江秋到操场的跑道边上。韩江秋有些拘束,吃得很慢。

  “韩江秋,我知道你有困难,但是从今天起,你要学会接受别人的帮助,懂吗?接受,你才有可能更多地回报给别人。我不希望看到你活在自卑的世界里!我希望可以帮助你!”说完,春晓握住了江秋的手。手很大,很暖,也有很硬很硬的茧子。春晓的心里也硬硬地疼了一下。

  “无论怎么难,我都会把学上完的。”江秋抬头看了看深邃的天空,“我们那里,出门就看得见山。我不知道外面世界这么大。还有,我报考这里,也是听说这儿冬天会下很大很大的雪,我还没见过雪呢!”江秋喃喃地说道,仿佛沉浸在对雪的遐想之中。

  “从前外婆家住的地方就有山,不过都是小山。知道吗,我最喜欢吃西红柿,还喜欢闻西红柿叶子的味道,那味道有些涩涩的苦味,小时候去外婆家,就喜欢蹲在园子里边摘边吃。”春晓对江秋说。

  九月的夜晚,风习习地吹着,天上的星星温润透明。春晓心无尘渣。江秋抬头望了望天,轻轻地吹起了口哨。

  辛暖暖的汇款单

  系里有个助学基金,很多好心人捐款资助贫困大学生。有一个署名“辛暖暖”的人也常给韩江秋汇款,这个好听的名字常让其他男生议论纷纷,个个都说弄不好就是个暗恋他的美女。

  江秋很爱打篮球,没事时,春晓就站在场边上看他生龙活虎地打球。只是他时间太少了,学校照顾他,让他在图书馆帮忙。春晓有事没事就爱往图书馆跑。

  慢慢地与江秋熟悉了,春晓也会帮他摆摆弄乱的书。江秋自尊心很强,轻易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同学拉帮结伙去吃饭,江秋很多时候都找借口躲了。

  他一直穿着那双土布鞋。冬天快来时,学校给每个贫困生发了一件羽绒服,一双棉鞋。

  江秋来领这些衣服时,春晓说:“冬天多穿点,这比不得你们那里,冬天冷得贼死!”说完春晓先乐了。江秋的普通话好了很多,“如果贼都死了,那倒真不错!天下无贼了嘛!”

  江秋穿着学校发的羽绒服,里面是件薄薄的毛衣。春晓回家找了父亲的旧毛衣,拆了,和妈妈学着织毛衣。妈妈很奇怪,要织就买点新线,织旧的干吗?

  春晓不语,妈妈也就不再追问。江秋个子高,毛衣要织得很大。好在,春晓是个手很巧的女孩子。把那件厚厚的大毛衣送给江秋时,春晓悄悄拉住江秋:“来,试试。”

  江秋转过身,拉住春晓的手,眼睛亮亮地看着她。春晓的目光明媚温柔。

  爱情就这样降临了。

  春晓也会傻傻地问:“江秋,那个辛暖暖如果是个女孩子,你会不会喜欢她呢?”

  江秋就揉了揉春晓的发,说:“傻丫头,我还不知道她是圆是方呢。”

  春晓笑着:“或者她只是希望你可以不那么辛苦。江秋,我嫉妒那个辛暖暖了。”江秋轻轻把春晓拥进怀里,心里被爱与善良温暖着。

  土里土气地爱你

  春晓快过生日了。她不知道该不该和江秋说。说了,怕他难堪。虽然辛暖暖每个月给他寄一百块钱,他也在图书馆做事,可是他的生活还是很拮据。不说,心里总有些挺那个的,在相信爱情的年纪,为所爱之人,俯下身去,卑微而热烈,春晓愿意这样。但她也想让江秋千娇万宠她,像那些男士那样懂得浪漫,会说甜言蜜语。

  辛暖暖的汇款如期而至,这次邮了二百元。

  春晓有意无意提了,江秋却一点反应没有。春晓有些失望,淡淡的。她对他的爱从来就没把握。他从没直接说过喜欢她,爱她。寝室里路灵过生日时,她男朋友送了一大束玫瑰,请全宿舍的人去吃了一顿。春晓知道江秋没这个能力,可是那种被宠爱、受重视的感觉多好啊!

  生日那天,江秋如常。春晓心里灰灰的,说晚上要回家。江秋说,那我等你回来。春晓嗯了声,不再理他。

  春晓在家磨蹭到很晚,远远地就看见江秋站在校门口,手里捧着一个花盆。春晓奇怪:“干什么?”

  “我在这里面种了西红柿,你说过你喜欢吃西红柿,也喜欢闻西红柿叶子的味道……你生日我送不起贵重的礼物,我只想用这个方式,土里土气地爱你……”

  春晓抱住江秋,又哭又跳,“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坏东西,还敢骗我……”半晌,春晓抬起头,泪光盈盈:“只要你这样土里土气爱我就好!我喜欢……”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如一片羽毛掠过另一片羽毛。

  姐妹们听春晓说这盆西红柿是江秋送的生日礼物,都大惊小怪地叫:“真没想到,那个呆瓜这么浪漫啊!”

  那盆西红柿,春晓宝贝一样种着。到夏天,开了花,结了几个红红的小柿子,春晓舍不得吃,直到它们烂掉了。倒是那叶子,春晓每天闻,她说那是种亲切的味道。

  春晓暖暖,春暖花开

  辛暖暖的秘密在一个冬天终于被揭开。

  那个冬天非常冷,江秋去了春晓家里。他很局促地坐在宽大的客厅里,陪春晓的父亲说话。春晓的父亲是个和气的老头,江秋觉得他有些像弥勒佛。

  他说:我们家暖暖……话未说完,春晓蝴蝶一样飞了过来,接口道:我们家暖暖的是不是?我老妈最怕冷了。然后狠狠地瞪了老爸一眼。

  春晓父亲看了春晓一眼,赶紧呵呵地笑了起来。

  江秋装着一无所知,心里却开始融化,眼角也开始浅浅地湿了起来。

  这个傻丫头,她以为他一直都不知道吗?每个月最后的那个星期四中午,她都会独自找借口到学校外面去一趟。有一次,他偷偷地跟了去,看到她是在邮局寄钱。她不小心把存根丢到了地上。江秋拣起来,上面娟秀的小字写着:韩江秋收。江秋手里攥着那张小小的纸片,心里翻江倒海:这个傻丫头是想给他有尊严的爱呀。

  原来,春晓的小名叫暖暖。这一个春,一个暖,让江秋的心里像春暖花开般温暖。但是,他却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捏着春晓的手,在心里低低地叫了她一声“暖暖”。

  江秋知道,从今以后,他们的整个生活都将是春暖花开。

  (苗杰摘自《星期9·伴读郎》2006年第7期,潘树声图)

 

相关评论
  • 2017/1/6 6:55:21
    hi!,I like your writing so much! share we communicate more about your article on AOL? I require an expert on this area to solve my problem. Maybe tht;’as you! Looking forward to see you.
  • 雷神(LV0) 121.9.221.188 2016/5/27 10:49:29
    好浪漫好感动,我也想有个暖暖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