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当委员
发布时间:2020/10/11 15:29:07 浏览数:27

    阿P在乡镇一待几十年,没想到老了却成了名人,当上了金县的政协委员。这叫什么?这就叫儿子好,赛金宝,阿P是沾了儿子的光!     阿P的儿子原先默默无闻,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找了份工作,不久又谈了个女朋友,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竟是一位省领导家的千金!消息传开,阿P一下子扬眉吐气,腰杆子挺得笔直。     两年后,亲家官越当越大,进北京当了部长!这下,金县县长都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亲自登门,邀请“P老”到县政协当委员,为本县经济发展出谋划策。     接到邀请,阿P心里有点打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万一说错话,做错事,还不连累亲家呀。     县长就是县长,一眼就看出了阿P的心思,于是笑道:“P老,您是最有能力的人!您想,没能力的话,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没能力,部长大人会和您结亲家?说实话,如果不是您老岁数大了,我们都准备提拔您当乡长哩!”     阿P被县长夸得飘飘欲仙,当下勇气倍增,一拍胸膛,脸红脖子粗地说:“县长,你看得起我阿P,我、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阿P一百斤的身子就交给县里了!”     于是,阿P便成了县政协的委员。由于有县长的关照,大家都很照顾阿P,他的主要任务就是陪着吃吃饭,拿拿礼品,别人提出议案,他跟在后面签个名。阿P的生活充满了阳光。     年底,儿子儿媳打电话来,想接阿P进京享享福,阿P就是不去,还说:“我是县政协委员,县里大事小事都要管,我没空!”     这话说过没几天,县长又亲自登门拜访,一见面就握住阿P的双手,上下左右摇个不停:“P老,您可是我们县里的大救星啊。”     阿P自打当上委员后,经常听到奉承话,可上升到“大救星”还是头一回,他一时愣住了:“县长,您有事啊?”     “有,有,有大事。”县长要和阿P商量大事!原来,省里要修一条高速公路,设计了两套方案:A方案从邻县银县经过,B方案从本县经过。县长当然希望高速公路从本县经过,一来征地拆迁国家会给一大笔补偿费;二来能拉动县里的经济发展。现在的问题是,银县已主动出击,A方案眼看就成了人家的囊中之物,县长心急如焚,于是决定请阿P上北京,找亲家部长帮忙,只要部长肯发话,金县就有希望了。     阿P一听是这么个任务,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别人是不知道,其实他这个领导亲家,自己只在儿子婚礼上见过一面,这些年和大家一样,也就是在电视上看看他。这就去找人家,人家要是帮忙那自然好,要是拒绝,以后这老脸要往哪搁?     可自己是县政协委员,平时又吃又喝,这关键时候掉链子,也太对不起县长了。想到这,阿P又把胸脯拍得山响:“请县长放心,儿子听我的,儿媳妇听我儿子的,他爸听他女儿的,这事,我阿P出马,保证铁板上钉钉!”     县长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好,好,那我明天就派人和你一起进京,P老啊,你真是县里的大救星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县里就派司机开着小车来了。阿P明白,领导们这是心里急啊,于是,他拿了点东西,就准备出发了。     正要上车,阿P突然发现,今天来接他的司机不是昨天来的小马,而且县里的领导也没来,于是就问:“今天怎么不是小马来接我啊?小马昨天说,他来接我的呀!”     那司机笑道:“P老,我叫小牛,本来今天是小马来接您的,谁知昨天夜里他急性阑尾炎发作,住院去了,所以领导就改派我来接您。”     原来是这么回事,阿P就乐呵呵地上了车。车开了一段时间,阿P突然发现路线不对,于是忙说:“小牛,你开错了,这是到银县去了呀!”     小牛笑道:“P老,是这么回事,领导们决定,在龙泉湖公园为您举行一个隆重的欢送仪式。您老不知道啊,您这次进京,对我县发展的影响相当重大啊!”     听小牛这么一说,阿P心里美滋滋的,心想:嘿嘿,我阿P还真是个人物,处处受人尊重,也罢,投桃报李,看来我一定要尽最大努力,争取把事情办成。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龙泉湖公园,在一个宾馆门前停下。阿P一下车,就发现门口立着一大群人在鼓掌,看见阿P来了,争相上来和他握手,这让阿P很满足。只是握完手,阿P愣了,发现这些人中竟没一个是他认识的。正在疑惑中,阿P被人群热情地拥进了一间大会议室。     经过介绍,阿P一下呆住了,敢情这些人是领导不假,却都是银县的领导!原来,银县的领导也急切盼望高速公路从本县经过。当他们得知金县准备派阿P上京公关时,便连夜开会商讨对策。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竟想出一个绝佳的办法。今天一大早,便抢先一步把阿P接来了。     阿P弄清了对方的来意,顿时豪情万丈,好像自己被敌人逮捕了似的,竟大喝一声:“我阿P是金县政协委员,怎么可能给你们当说客?我阿P顶天立地,决不当叛徒!”     银县的领导赔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解释:“P老,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大家都是为了造福群众嘛,您就帮我们说说话吧。”     “不行!”阿P义正词严,“赶快放我走,不然,我告你们绑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银县的几位领导见阿P油盐不进,便互相对了下眼神,其中一位胖子过来拍拍阿P的肩膀,笑着说道:“P老,我们决没有绑架之意,请您来,就是想让您和我县的一个政协委员一道进京。他进京的任务和你是一样的,为了银县经济发展,争取高速公路过境。因为你俩任务一样,正好路上可以做个伴,互相交流交流。”     阿P听了一惊,银县也派了个政协委员进京公关?这人是谁?他能是我的对手?     这时,大门打开,两个女服务员搀着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进来了。老人手拄拐杖,一步一颤,还不停地咳嗽。阿P一看,顿时目瞪口呆。这老人是谁?原来是小兰的父亲,自己的老丈人!     阿P连忙上来搀扶老丈人坐下。老丈人见到女婿,高兴地说:“阿P呀,我现在也是县政协委员了,哈哈,没想到吧,县领导昨晚亲自到我家任命的。你别看我岁数大,我也要为家乡发展发挥余热!阿P呀,今天你来得正好,这就陪我进京找我那外孙和外孙媳妇,确保那条大马路从我们县经过……”     阿P急了,忙打断老丈人,说:“爸,你听我说……”     老丈人生气了,骂道:“小兔崽子,大人说话,谁让你乱插嘴了?我听县领导说了,有人想进京鼓捣我那外孙和外孙媳妇,把经过我县的大马路改从他们县经过!我一听,肺都气炸了,看来,这小兔崽子胆子不小哇,他就不怕我用拐杖敲破他的脑壳?”     阿P在一旁面红耳赤,老丈人这分明是在警告自己呀。阿P自从和小兰结婚后,不知什么原因,就怕上了他这个老丈人。这么多年来,老丈人只要说一,他从不敢说二;老丈人要他站着,他就不敢坐着。就算现在老丈人老成这样了,在阿P面前,仍然是威风凛凛。     阿P抓耳挠腮,一下子不知怎么办好了。银县领导见了,很是得意,说道:“P老,该陪着老丈人出发了,要是晚了,就误了今天的火车啦!”     此时的阿P,哪里还迈得动步子,只好望着老丈人,笑得比哭还难看。     后来,阿P经过一番思量,决定不进京了。所以,他这个政协委员,也不好意思再当下去了,这多少让他感觉有些遗憾。但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孝顺老丈人,为小年轻树立了榜样,他又觉得值,毕竟忠孝不能两全,想到这,阿P又得意了起来。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