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花影里的曾小影
发布时间:2019/8/9 11:03:01 浏览数:65

  紫藤花香扑面来

  曾小影走进来时,是秋天,我们却嗅到了紫藤花香。

  她浅浅一笑,修长的手指捏一根粉笔,“曾小影”三个字展现在黑板上,如三个洁白的花骨朵,在我们眼前盛开。

  “人美,字更美!”刘小浏夸张地笑。我们几个高个儿,也哈哈大笑。

  美丽的曾小影并没有被我们的气焰镇住,而是老练地一笑,一弯腰,道:“谢谢,可‘美’这个词太抽象了,谁能来一段对女孩的美的形象描绘?”我们傻眼了,没一个敢站起来。

  曾小影仍笑,浅淡如菊,用鼓励的眼光望过来。大概看我蠢蠢欲动吧,她把目光落在我脸上,眼睛亮了一下,一点头。我站起来,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曾小影伸出大拇指:“背得不错,真了不起!”一句话,一个动作,让我一脸得意,也让刘小浏他们一脸妒忌。

  我们是曾小影的“粉丝”。爱听她的笑声和言语。回答问题时,曾小影会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我们,抿着红红的唇“嗯”一声,一笑,拍拍学生的肩,让其坐下。

  提问时,我们会争先恐后地举手,没有被叫到的,心里特不舒服。我被叫的次数较多,每次回答完,骄傲地转头,巡视一下四周,坐下,腰挺得更直了。头仰得更高了。气得同桌刘小浏说:“小心。头仰过去了。”

  我们也问曾小影一些问题:“老师,我们叫你姐姐好吗?”

  “好啊。我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弟弟妹妹,真幸福。”她笑,一脸阳光。

  “老师,你有男朋友吗?”冷不丁地,刘小浏蹦出一句话。我们都望着曾小影,心里很忐忑,怕她点头,可又不相信美丽的她会没有男朋友。

  她红了脸,笑道:“有啊,所有男同学都是我的男性朋友。”

  我们都高兴,高兴中有些失落,因为她眼里流淌着温馨。我们知道,有个家伙一定抢着做了牛粪,让曾小影这样一朵鲜花插在上面。我们心中,袭上一丝少年的忧伤。

  白马王子莫须有

  刘小浏负责给我们班送信,消息很灵通。“曾老师收到一封信。笑得一脸阳光。”他神秘地说。我们在心里更恨那个给曾小影写信的小子,暗地里发誓,好好学习,将来和那家伙一比高低。

  一次,曾小影接到信流了泪。刘小浏一脸愤怒地告诉我们,我们也愤怒了。我一脚踢在一块石头上。仿佛它就是她的男朋友。

  我们去曾小影办公室。曾小影眼圈有些红。我们怒火更旺了。

  刘小浏问:“老师,是不是你男朋友惹你生气了?”

  曾小影听了,愣了一会儿,“扑哧”一声笑了:“说什么啊,不是这么回事。”她劝我们回去上课。

  我们私下里商量,由我写信给曾小影的男朋友,告诉那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想得到她的爱都得不到呢,千万别把自己当个人似的,惹我们老师不痛快。信写好,没地址,刘小浏自告奋勇,去偷那封信。

  刘小浏贼溜,那封信顺利拿来。我们打开一看,瞪大了眼。信是一个曾小影资助的学生写来的,内容充满感激,富有感情,让人感动不已。曾小影那次落泪,不是伤心,是感动。

  我们责备刘小浏,现在谈恋爱,谁还鸿雁传书呢!“那用什么?”“手机啊。”我白了他一眼。

  我们发现,曾小影爱打手机。在校园后边的走廊中,有一架紫藤花,到了春夏,一片珠光宝气。曾小影在花中,如一只紫色的蝶儿,很好看。她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侧着头,一脸幸福。



  我们派刘小浏去偷听。刘小浏回来后,一脸沮丧,说小影老师用暗语,老是一句“是啊,是啊”。

  我断定,是在谈恋爱。“为什么?”刘小浏问。

  “她男朋友问她:‘你爱我吗?’她说:‘是啊。’又问:‘你思念我吗?’她又回答:‘是啊。”’我的分析,让刘小浏眼睛发亮,大拍马屁:“老大,你太有才了。”

  曾小影的男朋友,成了我们心中的一个结。我们把他的样子想象得很丑。配不上曾小影,l心里有些不甘,这么美的曾小影,一定要有一个白马王子才能相配啊。我们又把她的男朋友想象得如陆毅一般帅。反正,我们心里很矛盾。

  曾小影不知道,上课仍笑笑的;下课时,常打电话。她靠在走廊的栏杆上,捏着自己的一绺头发,歪着头,一脸灿烂。我们假装经过,侧过耳朵,不放过一个字。

  “准备来啊?好啊,什么时候?我去接。”看样子,那家伙要来我们学校。

  “过两天就来?太好了。”曾小影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一点也没体会到我们的感受。

  “老师,谁啊?”刘小浏牙尖嘴快。

  “一个慈善机构。要来看看,准备资助一批学生。”曾小影兴奋地说。

  “还以为是你男朋友呢。”我轻吐一口气。

  “怎么,你们那么想见他吗?”曾小影一脸惊喜,睫毛一眨一眨地望着我们。

  “谁想见他啊——”刘小浏还准备说,我咳嗽一声,他忙捂住嘴,一缩脖子,跑了。

  曾小影笑笑,摇摇头,那笑容真的很好看。

  美丽天使心中留

  慈善机构的人来了,还有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

  曾小影陪着当翻译,一会儿英语,一会儿普通话。老外竖起拇指:“Cood!Very good!”

  曾小影笑着,摇摇头。长长的头发如水荡漾。我们心里充满阳光。仿佛那老外夸奖的是我们。

  慈善机构的人走了。曾小影一脸微笑,回到课堂,还没说话,我们一起竖起大拇指,齐声高呼:“cood!”曾小影一头雾水,接着明白过来,弯下腰,垂下一头长发,连声道:“谢谢,谢谢。”

  一学年结束,我们的语文成绩如紫藤花开,一片灿烂。我们以为,曾小影会一直教到我们毕业。可是,她要走了。曾小影是大学支教团的,要回去读研。

  她说,和我们在一起,她的心干净极了,一片水光,她舍不得我们,会把每个学生的笑脸藏在心中,一生一世都不忘记。

  女生们都低下头,啜泣起来。刘小浏这家伙,一点男子汉气概也没有,“呜呜”哭开了。被他一引,教室里哭声四起。

  曾小影连忙擦干眼泪。道:“老师离开。喜欢你们笑脸相送,别哭啊。来,唱一首歌,送别老师吧。”她哑着嗓子,唱起臧天朔的《朋友》。

  所有人一边擦泪,一边歌唱。歌声中,曾小影再次弯腰,向我们致谢,然后,快步走出教室。隔着窗户,我们清晰地看见她的肩头在耸动。

  曾小影走了,我们在学习上没有松懈。我有一个梦想,力争考取大学。像曾小影一样去支教。

  曾小影走时,留下了QQ号。我几次上QQ,她的头像都是黑的。打开她的空间。上面有一句话很醒目:“我支教时,遇到一群很好很好的学生。永远,他们都是我心中的思念、我心中的天使。”

  我一动不动,坐在那儿,任泪流满脸。曾小影,你才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天使。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