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已拥有,请珍惜
发布时间:2019/9/11 15:09:01 浏览数:34

  一
  
  上高一时,我第一次见到阿艺是在我们学校文化艺术节的舞台上,他唱了一首陶喆的《寂寞的季节》。原本是一首安安静静的歌曲,但在开场时他却加上了一段极不协调的机械舞,我在后台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他唱了没两句就开始跑调,要知道,我的节目就在他之后,我要唱的是潘玮柏的一首快歌。他把慢歌折腾成了快歌,我是不是也要把快歌演绎成“蜗牛爬”?我实在对他没什么好感。
  那天晚上,我在校门口等一起回家的同学,阿艺从车棚里骑车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着打招呼说:“你的歌唱得不错,就是动作太僵硬了。”说完,他飞快地蹬着车子闪人了。
  嗯?这话从何而来?我立刻骑上车子去追他。在街角,我用车子别住他问:“你的话什么意思?”“就是说,你的歌和身体动作不协调……”他扬着脸说。原来,他第一次见我,也是十分不顺眼。
  平常就喜欢唱歌的我,歌声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据他所说,我的动作十分招人厌,至少招他讨厌——当时,我右手插在屁兜儿里,左手不停地在胸前打着节奏,小拇指上还戴着一个闪闪的尾戒。
  两人互“夸”了半天之后,我们勉强下了一个让彼此都可以接受,而且都很给自己长脸的结论:都怪那时太青涩。
  我们就这样“不打不相识”,敲破了彼此间陌生的隔膜。之后,每次在学校遇到,我们就会打个招呼。慢慢地,两人的话也越来越多,后来就演变成一起回家,成了朋友。
  所以说,造化弄人,或者用更流行点的话讲,缘分到了,拦都拦不住。
  
  二
  
  高考前夕,大家的神经绷得很紧,几近崩溃,所有的人都像是一只被压抑许久的狮子,随时都会爆发。我当然也无法置身事外。那段时间,我就像是吃了火药一样,因为一点小事都会和阿艺翻脸吵架。我们的兄弟情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有一次,我模拟成绩十分不理想,莫名其妙的一股怨气就撒到了他身上。我本以为矛盾升级在所难免,可是没想到,我得到的是一个轻松的微笑。
  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现在心情好点了吗?我们去喝点东西吧。”
  他的反应让我感到很意外,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
  他说:“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是有很大压力的,这点你我都知道。今天我没有和你一样发火,不是因为我对你的莫名其妙不生气。我知道你没考好,压力一定比我大,我怎么能给你雪上加霜呢?”
  这样一席话,真的让我无地自容。但我没有收敛,且终于在随后的一天惹毛了阿艺。
  一次,阿艺和我说,他在学校和老师吵起来了。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对他说:“你怎么能和老师吵架呢?这样是非常不好的……”阿艺起初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他对我说:“明明是老师他自己的误会造成的问题!”我慢慢听他把事情说完,才知道刚才责怪他是多么愚蠢。阿艺对我说:“我希望得到的是你的理解。”一句话说得我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儿。打这之后,我学会了做一个倾听者。
  一次吃饭时,阿艺对我说:“最近很少听你喋喋不休地发表你的‘正义言论’了。”“因为我现在知道了,人与人之间做一个倾听者是首要的,学会倾听才能让彼此更加亲近,我也不想因为我的臭毛病弄得咱俩不开心啊。”我笑着说。
  不可否认,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总是不分时间、地点地乱“咬”人。但是,阿艺每次都可以理解我,在我变身为“疯狗”的时候,送上一支镇静剂。
  有这样的兄弟,真的会让人感觉到生活的乐趣。或者说,认识他是我三生有幸。
  
  三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阿艺有时候也让人十分头疼。他对于生活中的很多小事总是很不在意,加上他本身又是一个慢性子,有时候真的会让人火冒三丈,甚至有些抓狂。


  有一次,我们约好一起去郊游。前一天,两人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讨论第二天的出行计划,然后各自道晚安。
  第二天早晨5点,我按照约好的时间到达见面的地点,等了半个多小时都不见阿艺,打手机也只有一个甜美的小姐温柔地说“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大清早的我又不好意思往他家里打电话,只好不停地来回踱步,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不悦。
  等到我远远看到一个人影跑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行为,因为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在他的一再道歉下,我们虽然还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去游玩,但一路上大家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开心。
  不过,经历了这次不愉快之后,阿艺开始改变自己。虽然偶尔的迟到还是让人很恼火,但是从一个小时到半个小时,从10分钟到5分钟,最后准时甚至提前到达,这样的变化让人十分欣慰。当我问及他时,他只说:“我不想因为我的磨蹭让彼此不愉快,所以必须要改变自己。”
  那个夏天我们无比放纵,因为我们大学毕业了。酒瓶空了无数,年轻是不需要理由的,更何况告别。阿艺义无反顾地去了西安,那个他眼中梦一般的城市,如他所说,出去是为了更好的归来。既然如此,我做了一个守望者,在这片热爱的土地上守望。
  
  四
  
  如今,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城市生活,但很多时候,遇到困难都会打电话给对方。送上一句问候,询问彼此的境况,讲述自己的烦恼和困惑,在对方那里寻求帮助,得到理解。虽然一年都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但是我们却觉得更加紧密。
  每到过年的时候,我都会去车站接他。然后,一起喝酒,吹牛……像以前一样,当傻傻的我跑去付钱的时候,老板笑嘻嘻地说:“你的兄弟已经付过了。”
  接着,我们跑到大学里去踢球。踢上一整天,骨头都快散了,可是很开心。每次踢球,我们都当作节日般趁兴而去,尽兴而归。球破了一个又一个,球鞋坏了一双又一双,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唯一不变的,是我们的兄弟情。
  以前,我一直都把阿艺当成需要我照顾的小男孩看,但现在,他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价值观;以前,都是我在告诉他做人的学问,在他面前一副兄长的样子,但是今天,我要谢谢他,告诉他我在他身上也学到了很多。“因为有了你,让我学会了宽容放下了倔强,学会了倾听放下了自负,学会了忍耐放下了傲慢。谢谢你的提醒,你的忍耐,还有你的理解。”
  好兄弟,人生的路还很长,未来的路上,我们一起加油!
  
  编辑碎语:
  80后人绝大多数是独生子,他们一个人玩耍,一个人长大,在家里是人人迁就的“小皇帝”,我行我素,以自我为中心。进入社会后,这样的性格渐渐显示出其缺陷,令他们无所适从。
  如此,左耳的故事就显得难能可贵。两个80后的男孩,互相迁就,互相依靠,互相支撑,在矛盾中学会长大,在快乐里体会真情。他们不是亲兄弟,情感却超过了兄弟情谊。
  其实,不仅仅是80后,90后乃至00后都将独自面对成长,他们的内心,都需要像左耳所拥有的兄弟姐妹般的情感。
  如果你已拥有,请珍惜。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