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岁月,金雀盛开
发布时间:2019/9/5 11:22:00 浏览数:32

“肖夏啊肖夏,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嘴大眼小单眼皮,偏偏还要戴个瓶底厚的眼镜。课间跳集体舞的时候,男生都已经远远地躲开了你,可你还幻想着有一天苏格会做你的舞伴……”

  苏格是我们班的体委,体态消瘦,面庞白皙,看似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却能在赛场上箭步如飞。

  我必须得承认,和班上好多女孩子一样,我也很喜欢苏格,可我却不能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大大方方地和他打招呼。我只是一只经常被人嘲笑的“金丝雀”呀,怎么配和他打招呼。不像林佳音,每次都会用她独特的家乡口音颤颤巍巍地把“苏格”叫成“苏哥苏哥”。

  是的,我越来越不喜欢林佳音,倒不是因为她是苏格的御用舞伴,而是那天我在教室里慷慨激昂地“教训”那盆金雀花的时候,她就站在楼道里。

  那天课间跳集体舞,林佳音一瘸一拐地走到我身边:“肖夏,快帮帮忙,我的脚崴了,你去和苏格到前面领舞,没有人领舞我们班会被扣分的。”我刚想说什么,林佳音用力地拍拍我的后背说快点吧,晚了就来不及。

  我跑到队伍前面和苏格搭伴儿。我想如果不是我闭着眼睛,那么近地看着苏格,我一定会乱了阵脚。我满以为熬过这几分钟便会平安无事,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操场上只有我一个人在跳,所有人都呆呆地站在原地,像是在观赏外星人。苏格示意我停下,从我的后背上揭下一张大字条。上面的字硕大清晰:我喜欢苏格。

  我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操场上传来了连绵不断的哄笑。

  你完全可以想象,一个在人前大话都不敢说的小女生,在ktv里捧着麦克肆无忌惮地狂吼该有多滑稽。我把能够哼出几句歌词的歌每天都要糟蹋一遍。是的,我这样做,就是为了在艺术节给林佳音一个难堪,报我当年的一箭之仇。

  我在ktv里的努力没有白费,校艺术节,我一路过关斩将,直奔对手林佳音。

  我万万没有想到林佳音会用那么一招,她唱的不是通俗歌曲,而是拿手的江南小调。

  林佳音的婀娜舞姿和吴侬软语,刹时令全场惊艳。

  当我眼睁睁地看着冠军的位置马上要被林佳音抢走的时候,林佳音不小心弄掉了话筒,而江南小调依然咿咿呀呀地继续。

  有人开始往舞台上扔瓶子:“林佳音假唱!下台下台!”

  是的,林佳音从舞台上下来的时候,也辞掉了文艺委员的职务。她走道我身边说:“肖夏,还是你来。”

  我头一次感受到被人恭维的快乐,当上班干部后,再没有人叫我“金丝雀”。

  我开始尝试着在班会上发言,参加各种学科竞赛,经过苏格身边的时候我也会大方地说出“帅哥,你好!”。

  我变了,不再是当年那只胆小自卑的“金丝雀”。

  中考前我问林佳音,“那天跳集体舞的时候,为什么要捉弄我?”

  “那天是愚人节啊,还有,你说过的,你想要苏格做你的舞伴……”林佳音看出我红了脸,“其实那天有好多同学在做这个游戏,我只是觉得你朋友不多,一个人站在那里很孤单,所以……”

  原来,一直是我多心,毕竟,那时的我,心里有鬼。

  林佳音那天把我拽到了窗边,我惊讶地发现那盆金雀花开了,小小的花瓣簇拥在一起,密密麻麻地挤出了一片金黄。林佳音说,“肖夏,金雀花开得多美。她想要的,只是一次盛开的机会!”

  林佳音,谢谢你,那株一如野草般平凡的金雀,一定会开放得更加绚丽,娇艳。

相关评论
    评论未找到
1/1